龙网--资讯中心
龙网-资讯中心
行业新闻 | 企业物流 | 海运信息 | 物流知识 | 物流技术 | 物流展会 | 物流期刊 | 行业软件 | 数据与指数 | 法律法规 | 企业招聘
新闻搜索
关键字:
推荐图片
集装箱海铁联运构筑东北物流“黄金通道
热点文章
·集装箱海铁联运构筑东北物流
·昆船填补物流自动化技术国内
首页 >> 行业资讯 >> 物流案例 >> 查看详细信息
分不能做担保人
(时间:2009-5-20 15:25:25)
信息来源:深圳船务

  原告制衣诉称:2006年9月21日,制衣与东莞达成协议,约定由东莞为制衣运输一个货柜货物(柜号为tghu7741430)给客户德国陈氏,运输单号为snleu250004844b。10月4日,东莞向制衣出具一份保函,承诺:上述货物价值70,304.35美元,如果陈氏在20天内不付款及拒付货款责任由其承担。此后,制衣基于东莞的信函及其屡屡作出的保证,同意将提单交付陈氏,但至今没有收到陈氏的该批货款。据此,请求法院判令被告东莞及其上级(泰宝)承担因过错给制衣造成的货款损失70,304.35美元以及自2006年10月12日起至清偿之日止按照每日万分之四计算的利息,判令两被告承担本案诉讼费用。

  被告东莞、泰宝辩称:东莞的担保未经主管部门同意,也未经上级同意,担保无效,制衣未举证证明没有收到陈氏的货款,因此,其保证无效的损失赔偿请求不能成立;本案属于一般担保,制衣应先起诉陈氏,直接起诉两被告不符合法律规定,且保证期间已经经过,东莞无需承担保证责任,制衣的请求应予驳回;东莞已向制衣支付货款人民币800,000元,制衣也已经将保函原件退还东莞,担保已经解除,制衣的起诉没有事实依据。

  根据当事人没有异议的证据,查明:

  2006年9月21日,制衣与东莞达成协议,约定由东莞为制衣运输一批货物给陈氏,货柜号为tghu7741430,运输单号为snleu250004844b。货物运抵目的港后无人提货,10月4日,东莞向制衣出具一份保函,承诺:运单号为snleu250004844b、柜号为tghu7741430,内有货物价值70,304.35美元,如果陈氏在20天内不付款及拒付货款责任由东莞承担。

  此后,制衣把保函的复印件交东莞市公证处公证后,将该保函原件归还给东莞。东莞市公证处出具的(2006)东证内字第2502号公证书载明“兹证明前面的影印件与原件相符。原件上的东莞印章属实。”

  另查明,泰宝具有法人资格,东莞不具有法人资格,东莞是泰宝的分。

  两被告认为,制衣已经将涉案保函归还东莞。制衣则认为归还涉案保函原件是由于其它货物在东莞控制之下被迫无奈之举,但没有提供相应证据证明。法院以制衣的主张缺乏证据证明,不予采信。

  本案是一宗保证合同纠纷。在涉案保函中,东莞明确承诺如果陈氏在20天内不付款及拒付货款责任由东莞承担,即东莞为陈氏的债务向制衣提供保证,陈氏是外国,因此,涉案保证的标的是涉外债务,本案是涉外保证合同纠纷。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十条规定:企业法人的分支机构、职能部门不得为保证人。东莞为泰宝的分,未经法人授权,不得作为担保人。由于制衣与东莞订立的保证合同未经东莞的法人泰宝授权,因此该保证合同无效。同时,最高人民法院的司法解释也规定未经国家有关主管部门批准或者登记为境外机构向境内债权人提供担保的对外担保合同无效。制衣和东莞作为涉案保证合同的当事人,应当知道陈氏是外国,作为在我国依法登记成立的企业,应当清楚我国相关规定而仍签订涉案保证合同,导致涉案保证合同被认定为无效合同,因此,制衣和东莞双方均有过错。东莞作为泰宝的分,拥有自主经营权,没有证据证明泰宝知道而放任东莞未经授权出具涉案保函,因此,泰宝对涉案保证合同无效没有过错。

  《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五条第二款规定,“担保合同被确认无效后,债务人、担保人、债权人有过错的,应当根据其过错各自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七条进一步规定,“主合同有效而担保合同无效,债权人无过错的,担保人与债务人对主合同债权人的经济损失,承担连带赔偿责任;债权人、担保人有过错的,担保人承担民事责任的部分,不应超过债务人不能清偿部分的二分之一。”本案中,东莞和制衣均有过错,制衣向东莞索赔的数额不能超过陈氏不能清偿部分的二分之一。《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百三十一条规定,“本解释所称‘不能清偿’指对债务人的存款、现金、有价证券、成品、半成品、原材料、交通工具等可以执行的动产和其他方便执行的财产执行完毕后,债务仍未能得到清偿的状态。”制衣没有提供任何证据证明陈氏不能清偿货款,应当承担举证不能的责任。因此,制衣对东莞的诉讼请求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依法应予驳回。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四款的规定,“企业法人的分支机构提供的保证无效后应当承担赔偿责任的,由分支机构经营管理的财产承担。企业法人有过错的,按照担保法第二十九条的规定处理。”由于东莞对制衣的请求不负有赔偿责任,泰宝对于涉案保证合同无效没有过错,因此,泰宝无需向制衣承担赔偿责任。制衣主张中远空运承担连带赔偿责任的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五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制衣的诉讼请求。

  【律师点评】

  本案给了一个重要启示:分未经总同意,不能做担保人。因此,在货运实践中,不能接受分为他人做保证人。另外我国不能为境外机构对境内企业提供担保。

  对于无效的保证,根据当事人双方的过错分摊责任。对于担保人有过错的,承担的责任不超过债务人不能清偿部分的一半。即债务首先由债务人清偿,对其未能清偿部分,担保人最多只承担其中的一半。

关闭窗口打印该页
本信息真实性未经证实,仅供您参考。未经许可,不得转载。